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返回财经窝首页

当前位置 > 首页 > 股市动态 > 名家一览 > 朱慧玲 > 隐私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在喧嚣社会中如何保护个人的安全

隐私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在喧嚣社会中如何保护个人的安全

发布时间:2019-05-02 11:37来源:网络整理采集侠字号:

梁文道在 10 年前就觉得有一个可能是麻烦的问题:如今人们这么愿意把自己的孩子照片放到网上,它很有可能就永远存在于网上了——如今可能只是两三个月大的孩子,这光屁股的照片要跟他一辈子吗?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1 月 8 日,一位张姓年轻人用无人机拍摄河北衡水发生的一起爆炸事件——确切地说,他是在事件发生的第二天上午拍摄救援情况,被衡水警方以“影响正常救援秩序”为名行政拘留 5 天。反对者认为这是公权力部门妨碍监督,支持者则认为如果有不妥当的照片流传出去,对人的隐私是一种侵犯,支持这种看法的人也有不少,还有人脑补了诸多画面——如果被“坏人”利用怎么办?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许知远发现越来越多的类似于“朝阳群众”的举报行为脱胎于胡同里盯梢的“闲话”,只是它发生在网上。 内容来自dedecms

这些问题都与“隐私”相关。个人隐私——我们如何保护自己不受侵犯,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公共隐私——公民如何以及有多大的空间来监督;他人的隐私——无论是个人行使监督功能还是对他人谈话、行为采取什么态度,公开或者私人场合的区分…… 织梦好,好织梦

隐私总是与中产阶级社会形成密不可分的。彼得·盖伊在《施尼兹勒的世纪》——解答“中产阶级如何形成”的着作——中称,“启蒙时代以前,生活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人类状态。不管是在乡下还是城镇,人们大多彼此认识。在普利茅斯殖民地,人们都是一家人住在一个不隔间的小房子里,不然就是住在只有两个隔间的房子里,因此,父母与子女是混住在一起的。如果是两房之家,有一房就可以充当父母做爱之用的卧室。一些家境较佳的清教徒会拥有一张带帘子的床,让他们可以多少有独处的空间。”“由于大部分人是文盲,写和读都得求助于识字的邻居,所以信函犹如公开的文件。向官府举发不道德的行为——特别是非法的性行为——几乎被当成一种公民责任。” copyright dedecms

而当中产阶级社会逐步形成,它又总是与技术对隐私的不断冒犯相关。“ 19 世纪末照相机的迅速传播,造就了整整一代的业余狗仔队(Kodaker),并引发了有关隐私之死的第一场大辩论。”叶夫根尼·莫罗佐夫在《技术至死》中提到技术权威人士经常引用的一个故事。随着时间推移,公众渐渐学会与一种新的技术设备共存,担忧逐渐退居幕后。然后,新一轮的担忧再度出现,在每一次技术革命或者进步发生之时。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隐私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在喧嚣社会中如何保护个人的安全 dedecms.com

dedecms.com 来自:亚马逊
本文来自织梦

我们现在所面对的社会复杂性就在于,本来中国正处于中产阶级形成过程当中,这个社会并没有完成向“现代文明”的转换。虽然我们的文盲率至少在城市中低到已经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但在许知远看来,在中国谈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还是非常奢侈的事情,因为个人权利并没有得到充分认可和保护——“没有对应的社会准则来保护你,中国人对这个没有概念。所以所有的僭越和错位都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你住在胡同里边,家里来了客人,一个女客人,胡同大妈都知道。这本质是什么呢?本质就是他们对你的私人空间不重视。他不觉得有什么,公安局也不觉得应该保护你隐私。” 本文来自织梦

这个时候,偏偏技术又“给了大家新的手段”,“现在只不过有互联网了,大妈把你 PO 到网上去了,所有人都可以成为大妈了嘛。本质上没变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好奇心日报()》上周刊发的文章《为什么到了互联网上,很多人就不会感到羞耻》,有读者留言说“隐私被熟人知道才会令人感到羞耻”——这其实就是现在面临的一个新问题。在缺少整个社会彻底的中产阶级化的情况下,互联网又让“熟人”、“陌生人”这些概念发生了变化。一个正在形成的“现代文明社会”变得更加复杂。 dedecms.com

在彼得·盖伊所描述的那个旧世界,“在一个共同体里,个人之事就是全体之事,是每个人都有权知道的”。现代化、文明、或者说“好的世界”,就是改变这个旧的世界。简·雅各布斯说,“在汹涌人潮中保有隐私”是城市生活的标志。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如何理解隐私,自己的、他人的、所谓公共人物的,如何理解公共空间?在这个事关我们自身安全的问题上,我们自己能做什么。“这个社会,对年轻人太好了吗?”系列的第五篇,我们归根结底的目的还是希望推动这个社会向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隐私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在喧嚣社会中如何保护个人的安全 本文来自织梦

本文来自织梦

彼得·盖伊,来自:wikimedia 本文来自织梦 49. 隐私作为一种法律权利是何时出现的?为什么它不是无关紧要的小秘密?

仝宗锦 ?

dedecms.com
本文来自织梦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副教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织梦好,好织梦

当然这是一个很大的理论问题,有个法国哲学家叫贡斯当,写过一篇文章叫《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他说,古代人在希腊雅典的时候,在希腊罗马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公和私这样的区分,国家可能会审视,会监督你的私人空间。另外一方面,国家大事你个人也可以直接去参与。到了近代以来,公和私的区分逐渐分野——个人不去管国家大事,国家也不管你的私人生活。从政治学意义上讲,所谓市民社会出现了。从法律意义上讲,出现了新的权利种类,比如隐私权。国家你别烦我,我有我的空间,这是我的个人私事。你看美国,有一片经典的文章叫《论隐私权》,1890 年代写的。到 1960 年代,隐私权被作为宪法基本权利被正式承认。此后的我们,我们整个的法律体系都在维护隐私权,包括我们国家的一些法律规定也在维护这个事情。 dedecms.com

但是,在新技术条件下,就使得我们个人空间、私人空间越来越受到外界的干涉、受到国家的干涉。当然有你看那个刑诉法修改,我们有一些技术,包括那些技术侦查的一些手段,比方说你的手机,国家可能会通过你的通讯设备就能够知道你的隐私,它非常便利,(只依靠)一个技术手段。

织梦好,好织梦

从另外一方面讲,媒体或者其他人通过很多的——也包括一些实际的设备——技术端可以侵入到我们私人空间里面。所以这个就是,当然这个不意味着贡斯当从古代人到现代人这样一个大的趋势发生了逆转,而可能是意味着新的技术条件下,你个人拥有私人空间越来越艰难。对于公和私的界线,就是因为有一些东西,技术使得这道边界变得不那么牢靠。是应该有一些界限必须存在的。(问题在于)我们的法律能不能跟上,这也是对我们法律的考验,就比方说像在饭桌上,大家把这个东西录了音,拍了照,发到网上去就变成公共事件。所以这个就是我们法律能不能跟上去,这是对法律本身的挑战。 本文来自织梦

(财经窝小编:财经窝)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